作者為政治大學東亞所博士美國副總統彭斯前一陣子講了幾句批評中國的話,引起不少遐想,一些人認為這是「新鐵幕演說」。其實,差遠了。雖然美國與中國的競爭是激烈的,但是美國要維護的利益遠遠超過中國所要維護的,而兩者的國力卻沒有相差那麼懸殊;換句話說,美國有備多力分的問題,而中國相對沒有。以軍事與經濟力量為主要基礎的「國力」,在國家的交往中發揮著最為根本的結構塑造作用。例如中國的驅逐艦為什麼敢在南海的人工島附近緊追美國的驅逐艦,似乎不怕一頭撞上去?兩大強國都知道撞上去後會很麻煩,但是有一點大多數媒體人視而不見,但是軍方人士與軍方智庫則知之甚詳:在這個地方美國打不贏,而美國還有其他地方要關注,不可能把全部資源都投注在這個無底洞上。每天打開美國「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等的網站,就不免有此感觸。中國與兩岸議題也許不時會出現在他們的網頁上,但是每天的文章,還包括以色列,伊朗,沙烏地阿拉伯,北韓,印度,以及網路戰、太空、預算與國債等等議題。此外,雖然美國的政客、大眾媒體吹噓著「美國第一」,且在前述這些刊物上的文章,也有不少對美中關係頗為悲觀,但如果仔細辨別,會注意到來自哈佛大學與麻省理工學院的學者,其實大多數持更具現實感的戰略立場,也就是會考慮美國的國力,反對過度伸張。他們之中的許多學者正積極鼓吹承認現實,接受強權政治復歸的不可避免,並批評過往一段時間那些「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等論說的自我吹捧(或者催眠)的種種弊病。為什麼那些在最聰明的學生就讀的學校任職的那些最聰明的學者,會反對美國繼續在朝鮮半島、在台海、在伊朗、甚至在烏克蘭搞事情?不僅因為打不贏,還要消耗大量軍費,而美國每年必須償還的國債現在已經讓財政非常吃緊。貿易戰也是如此。美國想用貿易戰逼中國大陸讓步,中國則表現出一副要打持久戰的姿態;或許中國股市已經先跌了一陣子,但是美股也早已高處不勝寒,兩年以來一直存在著大跌的可能性,誰更耐得住大跌之後的國內壓力?兩國的經濟規模非常接近,外貿總量與對外貿易額則是中國遠大於美國,體制上雙方各有勝場,難道這樣的兩個國家打貿易戰,只有一方該害怕?然後,竟然有許多人說貿易戰與彭斯的講話都是導向「新冷戰」。為什麼這種說法在大陸似乎應者聊聊,甚至根本不願接招?因為大陸在全球貿易上扮演接近二戰之後美國的角色,現在要的是包括美國的全世界的市場!細讀這個彭斯的講話,究竟是誰怕誰?在當前的發展趨勢下,美國若要推動新冷戰,也只能扮演蘇聯的角色,最後恐怕只會被自己的孤立作為給憋死。美國缺乏足夠的經濟資源與軍事資源,甚至也缺乏足夠堅強的同盟關係,去與中國進行一場「新冷戰」。現在幾乎只有美國與少數美國的僕從國把中國當「壞人」,真正的「國際社會」並非如此。只要中國繼續在國際上扮演主要的投資與貿易發動機的「好人」角色,美國的種種作為都幾乎不可能達到預期的效果,「新冷戰」將是只聞樓梯響,始終下不來。馬克思說過一句話,「一切歷史事變與人物都會出現兩次,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是鬧劇。」用第一次的悲劇去設想第二次,只會得到南轅北轍的結果,不但沒把對手關起來,反而是孤立了自己,把自己關了起來。這類情景,是歷史經常給人們開的一大玩笑。 ______________【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tyuejdghydt 的頭像
jtyuejdghydt

豆豆聊天室www.cn6r.com

jtyuejdghyd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